逝年是作者迹尧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
泡沫小说网
泡沫小说网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竞技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免费的小说 隔壁老王 无赖浪仙 乱卻生活 真爱无罪 塾妇狩猎 邻家保姆 花宗秘史 自制绿帽 光风霁玥 风月逍遥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泡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逝年  作者:迹尧 书号:14575  时间:2017/5/11  字数:3028 
上一章   ‮章一十第.11‬    下一章 ( → )
  辰瑶喜欢在这样慵懒的午后,坐落在咖啡的窗口,一缕阳光闲闲散散地洒落进来,左手扶着下鄂,若有所思地搅拌着杯中的咖啡。

  谭暮一进咖啡屋,还未待服务员带领,便已经看见窗口下的辰瑶。从他的角度,他看到她的侧影,淡淡的阳光洒落,看起来有些不真切。

  他有些失神,轻轻地走过去,似乎有些怕惊扰到她的沉思。她刚好转过头,看到他含着笑意走过来,其实谭暮有一点像那个高中时的男生。

  哪里像?她说不好。仅仅因为同样有长长的刘海?或许相似的是这二个男孩同样让自己的心离家出走了?

  “你等了很久了?”谭暮略有些歉意。看看手表,自己也没迟到呀!

  “没有,今天坐车太顺利了,把我算好的等车时间都省了,所以早到了。”

  相视而笑。服务员拿来菜单。他也没看,看了看辰瑶捧在手心的咖啡“和她一样吧。”

  “你不知道我喝的什么,你就敢和我一样。”她想起洛最不喜欢喝她这种苦得比黄莲还苦的咖啡。说一杯咖啡就要三十八块,又苦得比中药还难喝。还不如喝三块钱的珍珠茶呢!洛也不喜欢咖啡厅,他说那是外国人的情调,在咖啡厅一坐能坐上一天,可是中国人恨不得吃个早餐都是跑着吃,清晨上班时,满大街都是药着包子,啃着粢饭的上班族,后来辰瑶仔细观察了下,还真的像洛说的那样。

  可是辰瑶很喜欢咖啡屋,尤其这家“心语咖啡屋“,复古的设计,忧伤的音乐,有大面的落地窗,坐在窗口,看着街口的人来人往,那些或老或少、或美丽或平凡、或喜或悲,或匆匆或悠哉,形形的行人,想像着他们各自的故事,工作了吗?做什么的?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

  辰瑶发呆的样子总让谭暮也不自觉地离起来“辰瑶,”

  他呢喃换了一声,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有时候很多感觉自己也理不清楚。

  辰瑶看向谭暮,发现谭暮比她想象的还要白,她一向不喜欢太白的男人,可此时的谭暮白得恰到好处。

  “谭暮,你为什么喜欢钓鱼?不觉得很浪费时间吗?”

  谭暮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样问“你觉得浪费时间吗?你不觉得鱼上钩的时候很有满zu感吗?”“我喜欢鱼上钩的感觉,很有成就感。就像做菜一样,做菜的过程是种美好的享受。美味的菜通过自己的手呈现在桌上,看着别人的连连赞口,那就是最大的幸福。如果自己给自己做菜吃,我宁愿吃泡面。有些东西美的是过程。”

  辰瑶从来没想过做菜原来是种享受,她很少下厨,她家的厨房是母亲的天下,她偶尔进一次也只是洗洗简单的菜,唯一会做的菜就是炒鸡蛋。

  洛也不会做菜,从来没看到洛做过一次菜。

  “谭暮,那你除了喜欢钓鱼,喜欢做菜之外还喜欢干什么?”

  这小尼子今天是怎么了?问题还特别多,他笑笑“打游戏呀!网络游戏,暴力游戏,杀人游戏,我都爱玩。”

  辰瑶没玩过这些游戏,她玩的也不过是些QQ里的双扣,斗地主,暴力游戏?杀人游戏?听起来好像血腥,她有些无法想像温文儒雅的一个男孩子玩起这种杀人游戏,不知道会不会眼睛充满血丝,满口出脏话?

  “我知道你喜欢干什么?”

  “啊?”

  “你呀,最喜欢就是发呆,走神。”他笑笑,想起她和郁琪同学,应该也有二十五岁了吧,怎么还像高中生白做梦般老出神。

  “我猜你,以前学习一定不好,这么爱走神,课中一小时你能集中jing神呀?”

  她撇了撇嘴,有些不满“谁说我学习不好。”不过声音有些轻,明显底气不足,的确,她的理科成绩一塌糊涂,只有文科勉强支撑门面。能和洛上同一所大学,也是文科成绩拉了很多分,但专业只能选择相对分数低些的文秘专业。

  说话间,服务员已端来咖啡,他没加糖,直接饮了一口,略蹙眉,她笑开了“很苦吧?这种咖啡豆是最苦的,不加糖苦死你。”辰瑶有些幸灾乐祸。

  “我就爱这种苦味。”他一挑眉也不服输道。

  辰瑶看见桌角放置着小册子,翻开一看,竟是些五花八门的心理测试题,看下,大多还都是情感测试题。

  这倒有趣,便一道道念给谭暮做,无意间,谭暮的性格似在那些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的测试中渐出来,每做一题,她都暗暗心里记下,谭暮原来喜欢这样的女孩,谭暮性格原来是这样的,谭暮的感情原来会这样。

  “只有你们女孩子才信这些。”

  不知觉中,窗外的天暗沉了下来,咖啡屋关上了灯,服务员点来了蜡烛,明黄的灯烛下,谭暮的脸也泯烁不定,辰瑶发现谭暮的睫有些浓密,下垂着,谭暮真的很帅,辰谣心里想着。

  辰瑶起身去洗手间,看向镜中的自己,是咖啡屋的暖气打得太暖了,双颊泛着红晕,好像酩醉般,白里透红,估计是这样的概念吧!辰瑶有些自恋,她有条件自恋,她从来都是漂亮的女孩子。不然洛也不至于爱了她十几年吧,辰瑶这样想。

  怎么又想起洛,她一天之中要多少次想起洛,似乎才发现原来洛不知觉地刻入心底,钻入骨髓,连带五脏六腑,都是洛

  出来再看到谭暮时,辰瑶的负罪感又来了,便拿起外衣。“谭暮,我们走吧。”

  谭暮没有招唤服务员过来结帐,而是自己跑去吧台结了帐。

  和谭暮从温暖的咖啡屋出来时,秋季晚间的风已经有了些初冬的凉意,可此时辰瑶觉得这风清透明亮,十分渗人。

  “我送你回家。”谭暮在一边说道。

  送回家?这么晚了,她还没有回家,她的母亲肯定在门口张望着吧,不能让母亲看到谭暮。可是看着谭暮一脸的坚持,似乎不容拒绝。一个稍有绅士的男子是不会让与他约会的女孩在晚上独自回家的。

  辰瑶顺从地跟着谭暮走,谭暮的交通工具是那辆摩托车,这让辰瑶很为难,她不知道怎么样既能坐稳又能保持距离。

  谭暮跨上了摩托车,辰瑶在踌躇中也骑了上来,手还是不自然地四下寻找扶手处,谭暮有些气恼,半转过身看向一脸忸怩的辰瑶,从身后拉过她的双手,环住自己的处,几乎半个身子都紧贴近谭暮,那是除了洛外,从来没有过的亲近,辰瑶迅速地弹开,跳下车“我自己回家。”

  谭暮有些莫名的气愤,难道这对她来说是种轻浮?难道在她的眼里他是个登徒子?他追上她,反手抓住她的手腕“辰瑶,你干什么?”

  辰瑶看着谭暮雾般的眼神有明显的挫然“谭暮,我…”

  “辰瑶,我喜欢你,从第一眼看见你开始。”他的眼里有些迫切的悸亮,

  辰瑶看到刚好回家53路车正偏好驶来,辰瑶挣扎开谭暮的手,落荒而逃。

  看向窗外,妖治的夜下,谭暮还站在刚才的位置上,茫然而萧凉,她想起电视剧中,在这样的夜晚应该会下点小雨,而自己应该是下车,不顾一切冲过去,抱住他,吻着他,将剧情推到gao

  可是这不是一场戏,她有她的生活,有她的洛,她和谭暮只能是个美丽而错误的邂逅。

  辰瑶觉得自己的鼻子发酸,眼睛发发糊,闭上眼,眼角的泪轻溢出来,缓缓落下,滴在她的手心,温温的,心却凉凉的、酸酸的。  WwW.PpMmxs.Com 
上一章   逝年   下一章 ( → )
逝年是作者迹尧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情节充满魅力,节奏感要强,读书爱好者都非常喜欢阅读逝年,逝年属于都市小说,泡沫小说网逝年免费手机阅读,看免费完整版小说首选泡沫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