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影玫瑰是作者凯晞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
泡沫小说网
泡沫小说网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竞技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免费的小说 隔壁老王 无赖浪仙 乱卻生活 真爱无罪 塾妇狩猎 邻家保姆 花宗秘史 自制绿帽 光风霁玥 风月逍遥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泡沫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闇影玫瑰  作者:凯晞 书号:26936  时间:2017/6/28  字数:11240 
上一章   ‮章五第‬    下一章 ( → )
  “起罗!”

  甜蜜的呼唤在冰焰的耳边响起。她充耳不闻,转过身继续与周公对话。

  但那声音不肯放弃似地继续在她耳边说着。

  她霍地起身,慢慢地睁开一只眼,再睁开另一只眼。

  蓝靖正对她咧嘴呵笑,一口白牙煞是刺眼。

  “滚开!”她重新闭上眼睛。如果蓝靖希望他那嘴白牙还健在,最好离她的远一点。

  算他识相,果然还她甜美的宁静。

  但下一阵“唧唧拐拐”的魔音传脑,引得她头皮发麻。她马上从上跳起来,不忘全身,起的皮疙瘩。

  彬坐在上,她火冒三丈地盯着蓝靖一脸无辜的笑容,再怒瞪向他手中的罪魁祸首,几乎要将那把小提琴给瞪穿。

  “蓝大少爷,我和你往日无怨近无优,为何对我处以如此严厉的私行?与其忍受这恐怖的刑罚,倒不如一毙了我算了。”

  蓝靖英俊的脸上突然忿忿不平。“喂,方才我演奏的可是世界有名的安眠曲,想我国小时还曾得过小提琴大奖呢。”没必要告诉她,他的功力也就到那时为止。

  “安眠曲?我还以为是安魂曲呢。”他制造的声音,连在坟墓中的死人都会不得安眠。

  “哼!以前我的小表弟还要听我拉安眠曲才能人睡呢。”

  她打了个呵欠。“那一定是太难听,他必须假装睡着,以免继续受你的荼毒。”

  险险地闪过后脑勺的一记拳头,托他之福,她的睡虫全跑光了。

  一抬头看见他直瞅着她。“你干嘛这样看我?”

  “我只是很难想像,你这样的人也会有着平凡人的起气。”

  他低头迅速偷着了一个吻。

  “无聊!”她低头咕哝一声,跳下冲进浴室,用力踢上了门,却隔绝不了一路随她窜人的悦耳笑声。

  “吃早餐。”蓝靖飞扬轻快的语调正和她极度冷淡的心情成反比。

  餐桌上摆满了各种早点,吐司、蛋卷、煎饼、牛、果汁、咖啡…

  “你正在进行养猪计划吗?”心里默数了一下桌上的东西,冰焰抬头询问。

  蓝靖笑而不答,拿了数块生,倾身放在地上的盘中。

  “小痹。”他低低地唤了一声。

  没有用的,小痹从来不吃别人手中的食物,冰焰一股坐下来等着看好戏。

  绿眼对上了黑睥,无声的交流着某些冰焰看不出来的讯息。

  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小痹竟低头享用蓝靖为它准备的合物。

  “你是怎么办到的?除了我和夜魅,小痹从不曾接受第三个人的食物。”她不得不佩服蓝靖无远弗届的魅力。

  “就说我和小痹已经达成了共识。”

  自从昨天被他教训之后,这只黑豹总算比较“看得起”他了。

  蓝靖转过头,望着动也不动的冰焰。“吃啊!还杵在那儿干嘛?”

  “我早餐只喝咖啡。”她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不行!”他在她身边坐下。“早餐是金,午餐是银,晚餐是铁。你今天绝对要吃点东西!”他自作主张地把食物往她面前堆。

  “我吃不下那么多!”她哀号地说,望着眼前堆成小山状的食物。

  “那就每一种吃一点。”他稍微妥协。

  看见她勉为其难地拿起叉子吃下第一口,他微微一笑,这才开始进攻自己的食物。

  下了第一口,冰焰不得不承认蓝靖的手艺真好,更奇怪的是,她真的觉得饿了。

  “我的手艺不错吧,够不够格登上金氏世界纪录?”蓝靖一面埋头苦干一面还不忘往自个儿脸上贴金。

  “你的厨艺够不够格我不知道,不过你的脸皮厚度绝对排得上金氏世界纪录。”

  他抬头瞄了她一眼“没见过这么没良心的家伙!一伸头瞧了瞧她的盘子“你不喜欢培吗?我吃!”他迳自用叉子掠夺她的盘中的培

  “不行!”冰焰左守右挡,硬是不让他“叉”到。

  “小气鬼,你又不吃!”

  “这是我的东西,不给你就是不给你!”

  两个人就为了几片培在餐桌上打闹了起来。

  待“培攻防战”告一段落后,两人移到餐厅外的起居室,继续吵得不可开

  “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趁人不备!”冰焰咬牙切齿地说。

  “瞧你一副爱吃不吃的样子,还不如让给我。像我这种高大的身材,需要随时补充体力。”蓝靖拍了拍平坦的肚子,反正证据都已经不存在了。

  “哼!大欺小。”冰焰很不屑地低哼,冷眼瞧着蓝靖倒进沙发中。没想到小痹也有样学样,占据沙发的另一端。

  冰焰忽然想起,她已经好久不曾这样恣意嬉闹了,自从她…

  算了,她不愿去想。

  反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这样开怀过。而今天,人称“赤焰罗刹”的她,居然会为了几片培和一个男人呕气打闹。她偷偷打量眼前的男人,一个念头一闪而逝。他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你拼命把我从被窝里挖出来,不会只为了喂我吃这餐饭吧?

  接下来我们要干嘛?”

  “什么都不干!”他耸耸肩。

  “什么?”冰焰简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这个猪一般的懒人,真的是她报告中那个夜也的工作狂吗?

  “你别一副惊讶的样子,难道你不知道休假的定义就是放松1下,放松,OK?”

  “我不知道如何放松。”她喃喃自语,茫然得像个孩子。

  一抹心疼和了他的脸部线条,又迅速消逝。这个骄傲的女人绝对不喜欢在别人脸上看到同情。对于这种非常女人,只能采取非常方法才能达到她。

  “你放心,我来教你。”他抛给她一个大野狼遇见小红帽时的笑容。

  冰焰敢发誓自已被设计了。

  “梭哈!不好意思,这把我又赢了。”修长的手指纯地摊开手中的扑克牌,蓝靖的声音里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意味,他抬头给了她一个最灿烂的微笑。“到目前为止,你已经欠了我十五万九千七百元。”白纸黑字,铁证如山。

  可恶!就是这样!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输的,才一晃眼,就发现自己差点签下卖身契!

  “等等!”她狠狠地盯着他。“没有人的手气会那么顺的…

  你作弊!”

  一个最无辜的表情出现在蓝靖脸上。“这是很严重的指控,没凭没据的,你可不能说啊。”

  “我敢发誓,你一定有作弊,否则我怎么可能输得那么惨。”

  她倾身拉起他的手,开始拨弄、检查他的衣袖。

  “啧啧,愿赌服输。你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怎么可以怀疑我的守…好!”

  为了逮着他作弊的证据,冰焰整个人都贴靠过来找了。

  蓝靖闪避着冰焰的禄山之爪。“你没有运动家精神,不玩了。”他故意把牌重重地往桌上一丢,假装板起脸孔“来,欠债还钱,付帐!”

  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教她去哪生这么多的钱啊?“我…

  可不可以…赊帐?”

  “不可以…”他铁青着脸,一副没得商量模样。

  “喂!你生意做那么大,怎么在乎起这区区小钱!”

  “欠债还债,愿赌服输。”他毫无商量余地。

  去他的!“要不然我拿东西抵押好了。”说完,她从怀里掏出了一面令牌递给他。

  “这是什么鬼东西?”一块金牌上面浮雕着火焰的图案,中间还有个“闇”宇。蓝靖直觉知道这是个颇有分量的物品。

  冰焰翻了翻白眼。

  “看起来没啥搞头。好吧,就抵个十万元好了。”他顺手把令牌往口袋里放。“还有五万九千七百元,拿来。”他摊开大手。

  “什么?闇司令之才抵十万元川你开什么玩笑!”她膛目结舌,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他赚到了什么宝物?一副无知的蠢样!真白白糟蹋了她的东西。

  “没钱!”她没好气地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她学江湖人撂下狠话。什么叫做一文钱死一条好汉,她今天总算尝到滋味了。

  没想到蓝靖却出一副的样子“唉,我怎么舍得你死?不如这样吧,五万九千七百元四舍五人成为六万,折合一下换成六个吻,”他魅地笑一笑。“只要你主动吻我六次,我们之间的帐就一笔勾销。怎样,我很大方吧!”

  冰焰从没见过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

  “怎样?”他双手环,傲慢地扬起一道剑眉等待她的答覆。

  那一副欠人海扁的表情,让她恨不得马上从腋下掏出,狠狠地在他身上轰出几个大。和蓝靖在一起总是能起她最不为人知的一面。

  不情不愿的,她很慢很慢地起身,然后很慢很慢地走向他,在他身边停住。

  弯下身,在他的嘴上轻轻印下一吻,她想起身,下一刻她已倒在他的怀中。

  “别想这么打发我。”他低笑一声,然后完全封住她的,舌尖立到侵入、逗弄、哄着她的,纠得愈来愈大胆、烈。

  一吻既罢,他只能柢着她的头顶息,而她则靠在他的颈窝,情形也好不到哪去。

  她紧柢着他的膛,听着他加速的心跳声,感觉到他紧绷的肌和抵在她部的坚硬望。

  但他并没有利用她此刻的软弱,要求更进一步的亲密。

  在气息渐缓的同时,他只低喃了一句:“这才是个货真价实的吻。”

  七天的假期就如握在手中的沙从指中飞快流逝。

  冰焰为时已晚的发现,原来无赖、自大、狂妄、恶才是蓝靖的真面目。他总是带着最规矩的童子军笑容要求她陪他一起玩西洋棋、酒店大亨、或是一起玩电脑游戏等等,而且都得要下注。他说这样才有挑战

  而她也不相信他还会有类似第一天玩扑克牌的好运,于是拚着一口气,卯上了!

  结果她还是输得掺兮兮。这蓝靖简直就像个魔鬼,每玩必赢。

  到现在她已经久下了三十五个吻,这当然也是现金折算的结果。

  除了赌博以外,在运动方面,局势可就没有这么一面倒。在七天里面他们已经较量过箭、高尔夫球、游泳和擒拿术等等,结果是有胜有负。

  蓝靖发现冰焰在运动方面的表现实在令人赞叹,虽然限于先天体力输于男人,但她却在技术和力量的控制上取得优势。

  他觉得冰焰在运动场上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在赌博方面则是个不折不扣的白痴。

  凭着这项发现,他占尽她的便宜,而且毫无愧疚。

  “小心点,别再过去了,气象报告说今天的风很大。”他拉住赤脚往深处走去的冰焰,再看了看远处的厚重云层,不过是下午三点钟,已然是风起云涌、乌云密布。

  他吹了声长长的口哨。

  正用爪子戏弄一只螃蟹的黑豹抬头瞥了一眼,又低头留恋地瞧了瞧掌下八爪朝天、口吐白沫的螃蟹。

  看着小痹不情不愿地踱回,他摇头轻笑。那家伙大概以为自己到了天堂,每天一早就溜达到别墅附近的沼泽地,不到吃早餐时绝对看不见他,要不就是找海里的生物挑着逗弄,对鱼贝蚌蟹好奇不已。

  “天冷了,我们进屋吧。”他拥冰焰入怀,侧过身为她抵挡刺骨海风。

  这已经要变成了,冰焰在心底叹息。想要和拥有她三十五个吻的债权人保持距离似乎不太可能,尤其这个债主还是个过分粘人人和人的家伙。

  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不犯法吗、尤其低着头朝她缓缓一笑的模样。偏偏她后知后觉的了解到,在天使般俊美的笑容后面,这个男人其实恶至极,否则他不会逮住她的弱点把她吃得死死的。

  唉。

  他忽然停步。

  “又怎么啦?”她抬眼微嗔,在他目不转睛的灼热注视下渐渐脸红。

  他又用那种吃人的眼光看着她,最近几天,他几乎都用这种眼光盯着她,而且愈来愈大胆,愈来愈,像是下一刻就要变身,狼嘷一声。

  果然狼又低头猛对她嘿笑,[我该索讨今天的债务了。”一天偿还一个吻是他们在假期中培养出来的默契,这个男人最喜欢出其不意偷袭,但偶尔心血来也会非常君子地提醒她。“我要吻你了。”

  还能怎么办…冰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谁教她赌坚强却又赌技其烂。愿赌服输,偏生他的吻是如此的甜蜜阿。

  苞在身边的黑豹无聊地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对于这两人三天两头老是抱在一起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

  不远处岩壁上的一个金属反光,吸引了它的注意力。它龇牙咧嘴,威胁的低咆声唤醒陷入情中的冰焰。

  凭着对危机的强烈宜觉,她不假思索地全力扑倒蓝靖。

  “趴下!”

  以身护他倒地的瞬间,几起连续声响起,其中一发子弹恰恰自她头顶呼啸而过。

  两人滚落至最近的沙丘,不待就定,冰焰的左手已疾如闪电地掏出,背海以沙丘做掩护,俐落开反击,一连四,连着哀号声四起。

  一场致命的战,在短短的几秒钟便结束。

  “你还好吧?”她络于注意到身下的男人,危机过后才发现两人四肢纠的姿势有多么暧昧。

  蓝靖象发狂的野兽,倏地翻身将她牢牢地囚困在沙地与结实的身之间,恶狠狠的眸光直盯着她。

  “你这可恶的女人!下次如果再这样吓我,不必别人动手,我会先掐死你!”之前她头顶飞过的那一,足足吓得他只剩半条命。

  以前只隐约知道她身手不错,直到今天的实战,亲眼看着她纯的格法,突然意识到她过去是在何等危险的环境中玩命,才能养成如此矫健的身手。

  可恶的女人!他又在心底狠狠咒骂着,更加抱紧她,谁会想到她这纤钿的身子里竟然有着如此强壮的力量。

  蓝靖急促的呼吸拂过她额际的发,慌乱的心跳声在她身上撞击,边缓缓漾起一抹微笑,这男人可是在担心她?

  她迟疑地抬手圈住他坚实的背,紧紧拥抱着他,抚慰与被抚慰。

  他的恐惧被安抚了。

  一会儿后,蓝靖松开手臂,拉她起身并靠着沙丘,眼神瞥过她身上几乎与她融为一体的。“一人一…你该不会个个一毙命吧!”

  冰焰起身,顺手拍了拍衣服。“只是废了他们的手。”那些家伙再也没法拿了。

  瞅着她的眼睛是耐人寻味的深沉。“你对这种场面似乎早已司空见惯?”

  她耸了耸肩,算是默认。

  “你非得这样玩命不可吗?”

  她冷冷一笑。“他究竟想听到什么?你希望我说我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还是希望我说*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抱歉没法足你。个人命运不同,就像今天有人受雇任务是杀你,也有人雇用我来保护你,必要的话我也会扣下扳机杀人,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因为这是我的工作。”

  他被她冷血的表情骇住。从来就知道她冷,却万万没料到她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视人命如草芥。

  “你真够冷血!”

  一抹伤痛闪过美眸,又霎时消失。“随你怎么说。”她转过头,倔强地不看他。

  这一刻,空气里弥漫着紧绷的对峙张力,原来温馨亲昵的气氛已随风而逝。

  强烈的海风挟带着蚀骨的寒意象厉鞭似地打在两人身上。

  远处,暴风雨将至。

  晚餐过后,冷战中的男女各自退守回自己的地盘,发自己的怒气。

  蓝靖拎着一瓶威士忌躲人了书房,原本打算藉着理首于工作以忘却冰焰的决心早就溃散。

  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他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啜了口酒,下一个苦涩的笑。

  窗外的沙滩已然隐没在无边无际的黑色中,天空偶尔划过一道无声的闪电,与远方屋子闪烁的灯光相辉映。

  被遗忘在他身后桌上的电脑和一大堆散的文件显得孤零零的。

  以往他交往过的女人中,从没有一个人的魅力能大到令他忘记工作。

  莫文飞就曾笑谑地说工作才是他老板最钟爱的‮妇情‬。

  冰焰含孤独、黯淡的黑眸再度浮上心头,撼动了他整个灵魂。

  这个女人起了他前所未有的矛盾情绪,和对其他女人从不曾有过的强烈渴望。

  他厌恶她冷血杀手的一面,但又心疼她不自觉的孤寂。

  他渴望她,想象着她那狂野如瀑的长发被散在他白色的枕上,这幅画面差点疯了他!渴望她那人身体的同时,他也渴望呵护她不安、受折磨的灵魂。

  见鬼的!一定是因为这个女人的与众不同和难以到手,才教他渴望莫名。愈得不到的东西愈令人心难耐!一一他得到了冰焰,那股吸引他的强烈磁力必定会减弱,到时他说不定会对这个女人厌烦到极点,避之唯恐不及。

  没错!最近这让他如坐针毡的情绪*定是因为求不满的原因,他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将冰照引,到时候,他一定能再恢复原来那个果断冷静、风度翩翩的花花公子形象。

  专注于他的思绪,差点没听见那”声压抑着痛苦的呜咽。

  持续的噎声穿过他的脑子,蓝靖的心漏跳了一拍,他飞也似地狂奔出书房,一颗心悬挂在冰焰身上。

  她生病了?还是不小心跌倒受伤了?

  起居室的景象让他呼吸一窒。

  冰焰半跪在地毯上的身子无助颤抖着,她紧紧将黑豹拥在怀里,原本充满生命力的黑豹如今却奄奄一息地躺在主人怀中,偶尔腹部一阵强烈的痉挛,它嘴边有残剩的秽物痕迹,显然刚刚吐过。

  “怎么回事?”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跨过走道,蹲在她的身边检规全身已经虚弱无力的黑豹。

  冰焰螓首微抬,脸上毫无血,眸中全是惶然。

  “我不知道。”她的声音沙哑“晚餐前不久,它就显得不对劲,吃完晚餐后它忽然就口吐白沫,接着就全身痉挛。”她痛苦地埋首黑豹的短中。

  黑豹虚弱得连头都没法抬起来了。

  “别哭,它不会有事的。”他以手背温柔地为她拭去泪水。

  一直到他说话时,冰焰才知道自己哭了。这么多年没掉过的泪,此刻却像关不了闸的洪水个不停。

  “我去打电话找医师求救。”他作势起身。

  医师?理智穿过痛苦的雾,钻入她原本昏昏然的脑中。她猛然抬起头,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乍现一抹希望的基芒。

  “夜魅…”她喃喃倾吐出两个字。

  “它没事了。”夜魅修罗走至屋外,弓身曲膝坐在冰焰身边的沙地上。

  冰焰埋首在膝问的脸倏地抬起,无神的眸子闪烁着释怀,她终于忍不住低声哭泣。

  “嘘!别哭。”他揽她人怀,这冰冷的身子,怕是一个人呆坐在这寒风刺骨的沙滩上很久了。“它没事了。那个贪玩的家伙一定是在附近的沼泽地里探险,误食了有毒的束西,才会引起呕吐和腹部痉挛。我已经为它打了一针,休息一些时,它又会恢复生龙活虎的模样。”

  冰焰抬起头,漾起一个脆弱的微笑,语带哽咽地说:“谢谢,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谢我。”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他以食指抬起她的下颚,就着屋内的灯火,端详着她。

  “你变了,这是以前那个在人前绝不会拽漏心事,更不会出一丁点脆弱的冰焰吗?

  瞧瞧你,才多久不见,怎么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呢?”他为她的转变而欣喜,又忍不住调侃她。“这么巨大的转变该不会是因为他吧?”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他指的是谁。

  铁瘦的肩膀微微1颤。是吗?她真的变了吗?“我不知道。”

  她的声音充满着困惑。

  “你爱他吗?”

  爱她?

  冰焰猛地抬起头,仿佛受到了惊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乎他。”

  夜魅温柔地瞅着她。

  像往常一样,她躲入他安全的羽翼下,寻求他的庇护。一直以来,夜魅就像她不曾有过的兄长,给予她亲人般的呵护与关爱。

  “我不想在乎他,也不要在乎他,在乎一个人就像是赤敞开了自己,给了他伤害你的机会。我想要找回以前的蒲洒不羁,想远离他、痹篇他、讨厌他,但是这里…”

  她比了比自己的心。[这里好痛阿!”

  此刻的她像个迷路的孩子,美眸中净是伤痛与不解。他轻轻地摇晃着她,安抚她。

  “你把自己得太紧了,如果你真的在乎他,为什么不敞开心,诚实面对自己对他的感情?我一直希望有个人能突破你牢不可破的心防,找着冷漠面具下你最真挚、最宝贵的心,并且会拚了命去呵护着它。但是没有一个男人可以让你多瞧上一眼,我差点都要死心了!感谢老天,天底下总算还有个男人会让你去在乎,你果然还不是无葯可救上他轻点了下她的鼻子。

  “但是我配不上他。”这双染满了鲜血的手,以及那不堪回首的往事,谁会要一个浑身血腥的杀手?

  “胡说…”他轻声喝斥。“如果那个男人瞎了眼竟看不到你的好,那会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损失。”

  他从来不知道她的心底藏着这么多的苦涩和不安,她一向把自己伪装得太好。

  “听我说,好不容易你才遇到一个你肯去在乎的男人,而那个男人也很在乎你的状况下,你何不像一般的女孩一样开开心心享受恋情。你才二十一岁,不要去扼杀、逃避你心中的情感,放胆去爱吧,全心全意去感受那种相互吸引的感觉。”

  “即使结局注定是悲剧?”她凄凉地问。

  “凡是人,就会受到伤害。难道你因为怕受伤害,宁愿一辈子躲在硬壳里?”

  “不。”

  “这就是了。”他出一个宠爱的微笑。“我就知道我的冰儿绝不是一只鸵鸟。”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保护你,为你阻挡现实世界的凄风苦而,但你不能永远躲在一个无情无的面具后面,断绝人世间可能的七情六。我要你活得像个人,有着平凡人的爱恶喜憎,而不要像个只会执行任务的冰冷机器人。”

  想保护又不得不放手的心情充斥在他心中。

  “你一直是我所见过最勇敢的女孩,我相信你能经历过从前的痛苦,这次世一定难不倒你。”忽然感觉到芒刺在背,两道灼热的视线几乎要瞪穿他的背,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浮上他嘴角。

  这是一个非常恼怒的男人。而他,非常乐意向这个浑身敌意的男人再丢下一颗炸弹。

  刻意的,他以手臂圈住冰焰的,抵着她的额际亲昵地说:“你马上就有麻烦了。”

  一道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亲密的两人,使得他们同时转过身。

  背对着光的蓝靖浑身散发着不可能错辨的愤怒。

  他在气什么?冰焰不解地轻拧黛眉。

  而夜魅则是一派优闲的模样,脸上挂着莫测高深的笑容。

  “小痹醒了。”蓝靖压抑着发的怒气,简短地撂下一句。

  “真的!”冰焰闻言挣扎要起身,但她际上的手制止住她。

  蓝靖锐利的目光恶狠狠地直盯着置于冰焰上的手,他提醒自己他和冰焰没有任何关系,她高兴和谁楼搂抱抱是她的事。但该死的!他觉得自己像是逮到子红杏出墙的丈夫般,嫉妒的熔浆在他的体内翻搅,威胁着掩没大脑中的理智,他双拳紧握地垂在身侧,克制想一拳揍扁那张俊脸的冲动。

  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想必此刻他早就躺下了。虽然心里暗暗偷笑,夜魅的外表还是无动于衷,对蓝靖杀人般的目光,回以无辜的表情。

  两个男人之间的对峙于焉展开。

  蓝靖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是深刻的震撼。这个男人一袭黑衣,像是随时可以融入黑夜,身上的每一寸肌似乎蓄势待发,随时准备给对方致命的一击般;他犀利的眼睛令人联想到掠食中的老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只有在看若冰焰的时候,才会出一丝温柔。这点让他颇不愉快。

  鹰眼同样犀利地打量、评估他。

  缓缓地,夜魅低头在冰焰的耳边低语:“这个男人的外表家只斯文的羊,骨子里却是只不折不扣的狼一匹能帮你抵挡其他恶狼攻击的狼。”

  蓝靖的脸色立时冷肃。这个男人竟敢和他的女人咬耳朵?!

  被了就是够了!

  嫉妒的红雾蒙蔽了他的眼,他快速欺近,不假思索地拉起盘腿坐在沙地上一脸茫然的女人,远离那个讨人厌的家伙。

  “你干什么?”恼怒于蓝靖突兀的举动,冰焰挣开他。

  坐在地上的男人则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冰焰和这个男人的关系显然很亲密,但有多亲密?蓝靖不纳问他们两人之间的关家。

  怀疑的种子在她看见他且主动卫人他怀中的同时就种下了。

  冰焰的冷淡是有目共睹,而她竟然主动拥抱这个男人!

  “小痹醒了。”他固执地重复1次。

  冰焰简单地点个头,转身对夜魅说:“你不进来吗?”

  鹰集般的眼神徘徊在她与蓝靖之间。“不了,我想在这里待一会儿,吹吹海风…

  顺便和蓝先生聊聊,如果你方便的话。”最复加上一句礼貌的询问。

  蓝靖迟疑地点头。

  冰焰看着他们,怀疑的目光在两个男人身上打转。

  “去吧,冰儿,小痹看不见你会很着急的。”夜魅打破沉默。

  两个男人看着钟爱的女人缓缓远去的背影。

  “瞧你的模样活像个吃醋的情人。”夜魅嘲弄他说。

  “我不是她的情人,至少目前不是。”

  “而你将会是?”

  “不错!我不在乎冰焰以前有多少情人,那也许包括你在内。

  我只知道从现在起,冰焰的生命中将会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蓝靖一字一句像是承诺。

  “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怀疑什么,但你的怀疑都是错的。我和冰焰自幼一起长大,她就像我的妹妹一样。”

  蓝靖暗自松了一口气。基于男人的直觉,他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个难的角色,是任何有头脑的男人都不愿轻易招惹为敌的对手。

  “这么说你们之间的感情只属于哥哥和妹妹的亲情罗?”

  “没错。”

  “我很高兴。”

  “别高兴得太早,如果你敢伤害她一分一毫,我绝不会放过你!”夜魅在离去前撂下一句狠话。  wWW.pPmMxs.Com 
上一章   闇影玫瑰   下一章 ( → )
闇影玫瑰是作者凯晞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情节充满魅力,节奏感要强,读书爱好者都非常喜欢阅读闇影玫瑰,闇影玫瑰属于言情小说,泡沫小说网闇影玫瑰免费手机阅读,看免费完整版小说首选泡沫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