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骨牌是作者细烟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
泡沫小说网
泡沫小说网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竞技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免费的小说 隔壁老王 无赖浪仙 乱卻生活 真爱无罪 塾妇狩猎 邻家保姆 花宗秘史 自制绿帽 光风霁玥 风月逍遥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泡沫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血色骨牌  作者:细烟 书号:35597  时间:2017/7/25  字数:5780 
上一章   ‮供口 章六十第‬    下一章 ( → )
  警察局里哄哄的,警员们烦躁地推攘着那些犯人。不过小队长对蔚朗三人还是很客气的,他们被单独安排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小队长叫来几个人,跟他们嘟嘟囔囔了一阵,然后让他们分别跟着警员去到不同的房间里录口供。只有蔚朗,小队长叫来了一个警员和他一起,由小队长亲自来录口供。

  商逸跟着两个警员进了房间,大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倒,眉目中丝毫没有什么忧伤的模样。警员们知道他的来历,也不跟他的态度计较,反倒还陪着笑脸。

  “说吧,你们要问什么?”商逸跷着腿,不耐烦地抖动着。

  “呵呵…是这样的,听说你是最先报警的,也是你给蔚先生打电话的,是吧?”警员陪着笑脸,淡淡地说道。

  “是的。怎么了?”

  “嗯…那么你是怎么知道你姐姐生病了呢?”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早上接到她的电话,她跟我说的呀。”

  “那么她怎么跟你说的?为什么你要叫蔚朗过去呢?”

  “她跟我说她身体不舒服,让我赶忙过去。你知道我很忙呀,当时根本没有时间,她的声音听起来好像病得很厉害,我当然就叫蔚朗先去看看咯。”

  “噢,那为什么不直接叫他老公呢?”

  “这个我怎么知道?我给我姐夫打了电话,但是他不在公司里,我找不到他,当然只好找别人啦。”

  “我记得和你一起去的那个人是医生对吧?”

  “是呀。”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找那个医生过去,为什么要给蔚先生打电话呢?”

  “我给他打了呀,但是他说手上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我就让蔚朗先去看着点我姐,跟着我就去医院把姚医生接到她那儿去了呀。可谁知道…我们赶到的时候…唉…姐姐…”直到此时,商逸的眼里终于闪出了泪光,两个警员面面相窥,都不约而同地安慰他。商逸掏出手绢,泣了几声,揩拭了眼角,这才恢复了刚才的神色。

  “都怨我,我要是早点到,说不定我姐姐就没事了。”

  “咳咳,商先生,您就不要想太多了。死者已矣,您还是节哀顺便吧。”

  商逸点了点头,面色凝重的样子。

  “那么,我们还有几个问题要问您,您不会介意吧?”警员小心翼翼地探问商逸。

  “啊,这个当然。只要能够协助你们尽快找到杀我姐姐的凶手,别说几个问题啦,就是几十个,几百个也没问题呀!”商逸非常急切地说道。

  “是、是,多谢商先生啦。那么,请问您是几点钟接到你姐姐的电话的?”

  “几点呀?我想想…大概是早上八点过的样子吧。我记得当时我秘书进来,让我签文件,正好电话来了,我还问了秘书几点钟的。”商逸思索着。

  “噢,是这样的。那你是什么时候去接姚医生,又是什么时候到你姐姐家的呢?”

  “啊…,我想想啊,大概九点过的时候我从办公室出发的,到医院的时候大概是十点左右的样子吧。我们是十点过赶到我姐姐家的…”

  两个警员非常认真地把商逸的话纪录在本子上,两个人又小声讨论了一阵。

  “商先生,您姐姐是今天早上九点过被害的。那么我们可以这么认为,就是说您九点以前都在办公室里,您的秘书可以为您作证,是吧?”警员看见商逸点头认可,继续问道:“另外您的姐夫是今天凌晨被杀的,那么请问您那段时间在哪里呢?”

  “你们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怀疑我杀了自己的姐姐和姐夫?!你们脑子有毛病吧!”商逸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不不不,我们绝没有这个意思,不过是循例要问一下的,您不要介意呀。”两个警员赶忙起身向他解释,这才让他又重新坐了下来。

  “我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一直和几个朋友在一起,你们也知道,这个生意场上嘛,总是会有很多应酬的嘛。”

  “噢…,明白,明白。那么,您有人证吗?那个您别生气,循例我们必须要问的。”

  商逸听他们这么一说,原本要发火的,只好忍耐了。他蹩了下嘴,不耐烦地报了一大堆名字,两个警员一一记下了名字和联系方式。

  “现在你们没什么问题了吧?我可以走了吧?”商逸已经显得非常不耐烦了,两名警员一面点头认可,一面不断地向他道歉,恭恭敬敬地一直把他送到门口,这才转回警局。商逸问过他们,知道姚经义和蔚朗分别在录口供,他让警员转告他们,自己先走了。

  姚经义坐在警员的对面,显得有些局促地推了推脸上的眼镜。

  “你是济民医院姚经义姚医生吧?”

  “是的。”姚经义又把眼镜往上推了一下。

  “你今天为什么到死者的家里去?”这两名警员对他显然没有那么客气。

  “我早上接到商少爷的电话…”姚经义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几点钟的时候接到电话的?”

  “唔…大概是八点过,刚到医院不久,商先生就给我来了一通电话,说他姐姐生病了,让我马上过去。当时我正在给病人看病,没有时间,让他先等一下。后来他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大概是快九点的时候,说等一下就到医院门口来接我。”姚经义这次没等他们问他,自己便一口气说了出来。他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大约九点过的时候,他到医院来了,我就上了他的车,和他一起到了大小姐的家里。我们一进去,就看见蔚朗坐在地上,商大小姐躺在沙发上。我赶忙过去看商大小姐,发现她已经断气了。”姚经义说到这里,眼里闪过一丝恐惧。

  “哟,讲得明白的。那我问你,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警员仿佛对姚经义明了地回答感到比较满意,说话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些。

  “关系?我们没什么特别的关系。我是商家的私人医生,和大小姐也不过是普通的朋友。商老爷最近身体不太好,我时常去看他,仅此而已。”

  “嗯,那么商老爷得的是什么病呀?”

  “啊,他呀,他老人家心脏不怎么好,最近商家发生了一些事情,他的心脏病就犯了…”姚经义说到这里,忽然发现自己太多嘴了,便打住了。

  “商家发生的事情…诶,是不是就是那个最近老死人的那家呀?”警员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问姚经义。姚经义低着头,假装什么也没听见。警员瞄了他一眼,没有再继续纠这个问题。

  “那么,你说今天上午商少爷给你打电话,有谁可以给你证明吗?”警员心不在焉地玩着手中的笔。

  “当然有啦,护士可以给我作证的。”姚经义想了想说道。

  “这个女死者…啊,就是商家大小姐,她是中毒死的,你知道她中的是什么毒吗?”

  “啊?这个…这个…这个我就不可能知道了呀。”姚经义苦着脸说道。

  “哦?你不是医生吗?”警员瞪着天真的眼睛看着姚经义,弄得姚经义哭笑不得。姚经义心想,我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下毒高手,我就是个普通的医生,怎么可能看一下就能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呢?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可姚经义嘴上可不敢这么回答,只是讪讪地笑了笑,摇了摇头。

  看着姚经义这种表情,警员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多余,也没有再问这个问题,而是把话题转到了简世平的身上。

  “那你知道简世平是什么时候,怎么死的吗?”警员笑得有些古怪。

  “这个…法医说了,他是今天凌晨一点左右死的,死因好像是失血过多…,唔…应该是这么说的吧。”姚经义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着当时法医的说法,尽管他认为两个警员一定是在戏弄他,不过他还是认真地回答着每一个问题。

  “那么,你今天凌晨的时候在哪里呢?”

  “我啊?当然是在家里睡觉啦。你要是问我谁可以作证的话,那就只有我的子可以作证了。”姚经义突然觉得很好笑,咬了一下嘴,忍住了。

  “嗯…这倒也是。呵呵…,姚医生,你非常合作,谢谢你。不过,最近你大概还会接受一些调查…,当然都是例行公事,不用担心的。好了,就这样吧,你可以走了。”警员笑眯眯地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姚经义,觉得这个人好玩儿的,放走了他可惜的。姚经义可不这么认为,听说终于可以走了,嗖地站起身,向两个警员略一躬身,匆匆离开了警察局。

  看着姚经义离开的背影,两个警员都笑了起来:“要是个个都像他这么老实,我们可就省心多了呀!”

  小队长紧盯着蔚朗的眼睛,看得出来,蔚朗非常的伤心。如果蔚朗真的是凶手,应该不会这么难过。但是,不能排除有些聪明的凶手,能够很好地伪装自己。蔚朗根本没有注意到小队长的目光,他只是呆呆地跟着他进来,呆呆地坐着,无助和空虚已经将他完全地包围起来,让他无法感受到周围的一切。小队长清了清嗓子,发现并没有引起蔚朗的注意,他只得敲了敲桌子,叫了蔚朗两声。蔚朗这才抬起头看了看小队长,他想要给小队长一个歉意的微笑,却在嘴角搐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凄惨容貌。

  “嗯…,蔚先生,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但是我们不得不问你一些问题。相信你应该明白,现在所有的证据对你来讲都非常的不利,因此希望你能够尽量地配合我们,认真地回答每一个问题,好吗?”小队长看着蔚朗的“笑”心里也不战抖了一下,连最初的立场都开始动摇了。

  蔚朗当然明白自己的处境,他机械地点点头,并不认为自己认真回答问题就能够洗嫌疑。总之商墨丝已经不在了,这个嫌疑要不要洗,对他仿佛没有任何意义。他点头,只是不想让这个对他表现出同情的警官难堪。

  看见蔚朗点头表示同意,小队长暗自吐了口气,想了想之后,缓缓地问道:“蔚先生,你是不是开了一家拍卖行,名字叫永利?”

  “是的。不过不是我开的,是我的老板送给我的。”

  “哦,是这样。那么你能跟我说说你和商家的关系吗?”小队长小心翼翼地问着蔚朗。

  “…当然可以。…商老爷可以算是我的再生父母吧,我自小父母双亡,是商老收留了我。后来又把我介绍到永利当伙计,永利的老板很照顾我。老板临死之前将永利传给了我。商老很喜欢古董和马吊,我们经常有生意来往,但是我们更像是亲人的关系。商少爷和商大小姐跟我也是好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商大小姐…大小姐她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女人,也非常善良…她…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呀…”蔚朗说道这里,将头深深地埋进了双手,肩头微微地颤抖起来。

  “咳咳…这个,蔚先生,我相信,这种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会非常难过的。既然你说死者…哦,不,是商大小姐,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女人,你们又是好朋友,我想她一定不希望看见你这么难过的模样,你还是要节哀顺便呀。”小队长被蔚朗的悲伤给感动了,自己也不住地蹩着嘴点着头。

  “…对不起,我、我太失态了。警官,您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蔚朗忍住泣,却没有抬起头,只是低声地说着。

  小队长呆了一呆,继续问道:“你今天是什么时候接到商少爷的电话的?”

  “今天早上大约8点过点儿,当时我还在休息。”

  “哦?那么就是说没有人给你作证啦?”

  “不,我出门的时候刚巧店里的伙计来找我,所以他可以给我作证。”蔚朗思索了一下。

  “嗯…,那你昨天晚上在做什么呢?”小队长仔细地作着笔录。

  “昨天晚上?我上坟去了。”

  “上坟?给谁呀?”小队长觉得有些意外。

  “给我的老板,就是原来永利的老板。昨天是他的忌,我下班以后就到他的坟前去了。”

  “那你是什么时候回去的呢?有没有人可以给你作证呢?”小队长的目光又再度变得犀利起来。

  “什么时间啊?我不怎么记得清楚了,不过很晚就是了。当时路上已经没有行人,我想应该没有人可以给我作证。”蔚朗苦着脸说道,他摇着头很是无奈,因为他自己又给自己增加了成为嫌疑犯的有力证据。

  “你难道一直都呆在他的坟前?”小队长猜测着。

  “不,因为我老板他葬在郊外…,加上…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弄得我心情很不好。正逢我恩师的忌,我愈发觉得伤感。我想一个人静静,便自己步行回来,所以才会那么晚。”蔚朗怅然一笑。

  “唔…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你应该知道,这个男死者可是在今天凌晨死亡的。而今天在女死者被杀的时候,你又在现场,并且对于一个多小时的空白时间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就是说,在两个被害者被害的时候,你根本没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据。”小队长目不转睛地盯着蔚朗。

  “警官,谢谢你的提醒。我当然知道,但是作伪证也是犯法的吧?而且事实就是这样,我哪能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提前做好准备呢?”蔚朗无奈地耸耸肩,小队长也觉得这话有道理,跟着他连连点头。

  “好吧,这个问题先放下吧。关于这个男死者,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呢?”小队长话锋一转,扯到了简世平的身上。一听到简世平的名字,蔚朗的身子一震。

  “我和简世平只是普通的关系吧,因为他和商老是结拜兄弟,所以经常在商家出入…后来,后来又娶了商大小姐,跟商家的关系就越来越亲了。我们时常见面,不过关系很普通。”蔚朗小心地避免用过的言辞来形容简世平,他避开小队长的目光,尽量不去看他。

  “哦,那么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矛盾?”

  “我们只是在事物的看法上观点不一致罢了,没有什么根本的矛盾吧。”

  小队长打了个哈哈,没有再继续问下去,目前他想知道的情况都已经掌握了,蔚朗也非常配合,他认为现在还没有拘留蔚朗的必要。于是,让蔚朗离开了警察局。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蔚朗不能离开本地,并且需要随传随到。蔚朗答应了,迈着疲惫地脚步离开了这个熙熙攘攘的地方,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清净一下。这个时候,也就只有那个地方可以去了…  Www.PpMmXS.cOM 
上一章   血色骨牌   下一章 ( → )
血色骨牌是作者细烟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情节充满魅力,节奏感要强,读书爱好者都非常喜欢阅读血色骨牌,血色骨牌属于灵异小说,泡沫小说网血色骨牌免费手机阅读,看免费完整版小说首选泡沫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