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秋千是作者赫塔·米勒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
泡沫小说网
泡沫小说网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竞技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免费的小说 隔壁老王 无赖浪仙 乱卻生活 真爱无罪 塾妇狩猎 邻家保姆 花宗秘史 自制绿帽 光风霁玥 风月逍遥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泡沫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呼吸秋千  作者:赫塔·米勒 书号:44620  时间:2017/12/6  字数:4783 
上一章   ‮一 装行拾收‬    下一章 ( → )
  我所有的东西都带在身边。

  换句话说:属于我的一切都与我如影随行。

  当时我把所有的家当都带上了。说是我的,其实它们原先并不属于我。它们要么是改装过的,要么是别人的。猪皮行李箱是以前装留声机用的。薄大衣是父亲的。领口镶着丝绒滚边的洋气大衣是祖父的。灯笼是埃德温叔叔的。皮绑腿是邻居卡尔普先生的。绿羊手套是费妮姑姑的。只有酒红色的真丝围巾和小收纳包是我自己的,是前一年圣诞节收到的礼物。

  1945年1月还在打仗。大冬天的,我要被送到俄国人那里去。天晓得是什么鬼地方。这消息让大家震惊。每个人都想送我点儿什么,指望它们兴许能派得上用场,虽然它们什么忙也帮不上,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帮得上忙。因为我上了俄国人的名单,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所以大家都心思不一地送了我点儿东西。我收下了它们。十七岁的我心想,这次离家来的正是时候。不一定非得是上俄国人的名单,只要能离开家,只要将来情况不会变得太糟,于我而言甚至是件好事。我要离开这针尖大的小城,这里所有的石头都长着眼睛。我一点儿都不害怕,而是掩饰着自己迫不及待的心情。还有几分良心不安吧,因为那份让我的亲人绝望的名单,于我却是颇可以接受的处境。他们担心我在异地他乡会出事儿。我只想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

  其实我已经犯了点事儿,见不得人的事儿。它变态、肮脏、无,也妙不可言。这事儿发生在桤木公园,就在浅草丛生的小山包后面最隐秘的地方。回家的路上,我去了公园中央的那个圆亭子,每逢节假总有乐队在那里演奏。我在里面坐了一会儿。透过细木,阳光刺眼地扎了进来。我看到了恐惧,空的圆形的、四边形的、梯形的恐惧,经由白色的藤蔓和利爪连在了一起。这个图案里有我的,也有我母亲脸上的震惊。在亭子里我对自己发誓:我再也不来这个公园了。

  我越是不让自己去,就去得越勤。两天之后我又去了,公园里的人都管这叫“幽会”

  第二次幽会时,我见的还是第一次约的那个男人,绰号叫做“燕子”第二个男人是新来的,绰号叫“圣诞树”第三个叫“耳朵”接着来的是“绳子”然后是“黄鹂”和“帽子”再后来是“兔子”、“猫”、“海鸥”还有“珍珠”只有我们知道,哪个绰号对应哪个人。大家在公园里肆意更换着伴侣,我也任由他们把我转来转去。那是夏季,桦树皮是白色的,茉莉花丛和接骨木林中,茂密的枝叶组成了一道道密不透风的绿色墙垣。

  爱情是季节的。秋天的到来结束了公园里的这一切。叶子掉光了,幽会也随我们一起转移到了海王星游泳馆。铁门旁挂着绘有天鹅的椭圆形徽章。每个星期我都会去跟一个比我年龄大一倍的男人约会。他是个已婚的罗马尼亚人。我不问他叫什么,也不说自己叫什么。我们错开时间去。售票亭碎花玻璃隔板后卖票的女人,明鉴照人的石板地,圆圆的中柱,绘有睡莲图案的墙砖,雕花的木台阶,这一切都应该想不到,我们是来赴约的。我们先和其他人一起去泳池游泳。一直要到发汗箱〔旧时用来发汗的木结构装置,内有木凳,能容一人坐入,门关闭,顶板有一,人可将头伸到外面。〕那儿,我们才碰头。

  当年,每一次这样的幽会都可能引来牢狱之灾。我去劳动营之前是这样,自我返乡到1968年离开这个国家,那些年情况也是这样。要是被抓住了,至少要蹲五年牢。有些人就被抓到了,直接从公园或市游泳池带走,严刑审讯之后,投进监狱,从那儿再送到运河边的监营。现在我才知道,去运河的人都有去无回。就算回来了,也是一具行尸走:身心俱毁,未老先衰,与这世上所有的爱都绝了缘。

  在劳动营的时候,如果被抓住,我就没命了。

  五年后我被从劳动营放出来,复一漫步在喧哗的街道上,脑海里翻来覆去地想着,如果被捕的话,说是“当场抓获”再恰当不过了。我已经编好了无数的借口与不在场的证据,来驳斥这个罪名。我一直都背负着隐秘的包袱,已经太深、太久地将自己裹入了沉默之中,再也无法用语言倾诉心曲。即使我在诉说的时候,也不过是用另外一种方式裹缚自己罢了。

  为了能延长从桤木公园到家的路程,在最后一个幽会的夏季,我偶然走进了圆形广场上〔赫尔曼城的中心广场。赫尔曼城是德语的叫法,罗马尼亚语称之为“锡比乌”(Sibiu)。〕的三圣教堂。这次偶然昭示着命运。我看到了后来的岁月。在教堂侧立柱上的圣坛旁,圣者身着灰色的大衣,脖子间围着一头绵羊作衣领。这脖子间的绵羊就是缄默。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但是,如果我说脖子间的缄默与嘴里的缄默是两码事,我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在我的劳动营岁月之前、之中与之后,我有二十五年的时间生活在对国家与家庭的恐惧中,畏惧那双重的毁灭:国家把我当罪犯囚,家人把我当辱放逐。麋集的街道上,我怀疑地盯着陈列柜、电车和楼房窗户的玻璃,盯着泉和小水洼反出的镜面,好像自己就该是个透明人。

  我父亲是绘画老师。只要他一说“水彩”这个词,我就像被人踹了一脚似的悚然一惊,因为我脑子里满是海王星游泳池那些事。这个词告诉我,自己已经陷得有多深。我母亲在吃饭时说:别用叉子戳土豆,一下就戳散了,用勺子吧,叉子是用来对付的。我的太阳怦怦直跳。不是在说土豆和叉子吗,怎么又扯上了?她说的是什么呀?我的体已经被那些幽会搞得颠三倒四了。我做贼心虚,这些词总会出其不意地冒出来,击中我的要害。

  就像小城里所有的德国人一样,我母亲、尤其是我父亲,坚信金色发辫与白色长筒袜的美丽,坚信希特勒胡子的黑色四边形,坚信我们特兰西瓦尼亚〔罗马尼亚中西部地区。位于欧洲东南部,东喀尔巴阡山以西,多瑙河支流蒂萨河域。居民除罗马尼亚人外,其余多为马扎尔人(匈牙利人)。一九四一年,德国人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九。二零零二年占百分之零点七。〕的萨克森人〔这一地区的德国人最初来自德国萨克森地区。〕属于雅利安人种。从纯身体的角度来看,我的秘密都已是最恶心不过了。和一个罗马利亚人有染,更是种族的辱。

  我只想离开家,哪怕是要进劳动营。我母亲不知道,她对我的了解有多么少,而且我走后,她想我肯定会多过我想她。这些让我深感歉疚。

  除了脖子间围着沉默之羊的圣者,我在教堂内的白色壁龛上还看到了一行刻字:“天命启动时间”收拾行装的时候我就想:白色壁龛显灵了。现在就是已启动的时间。我还庆幸自己不用去前线的雪地里打仗。我勇敢得愚蠢,乖乖地收拾着行装,没有丝毫不情愿。系带子的皮绑腿、灯笼和带丝绒滚边的大衣,没有一样东西适合我。衣服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已启动的时间。不管是经历这样或是那样的事情,总之人是要长大的。我想这世界虽然不是化装舞会,但在这深冬季节要被送到俄国去的人,没有谁是可笑的。

  一个罗马尼亚警察和一个俄国警察组成了一个巡逻队,拿着名单挨家挨户查访。我记不得他们在家里是否说了“劳动营”这个词。如果没说,那么是否提到除“俄国”之外的其他字眼。如果说了的话,那“劳动营”这个词也没有吓着我。战争和幽会的事儿并未让我成,十七岁的我心智其实还处在极无知的孩童时代。“水彩”和“”这样的词会让我心惊跳,而我的脑子对“劳动营”这个词却无动于衷。

  那次用叉子吃土豆,我母亲说“”这个字点到了我的痛处。就是那次,我还想起了一件事。我小时候有一次在楼下的院子里玩,母亲在阳台的窗口大吼道:“如果你不马上回来吃饭,还要我再叫一次的话,你就待在那儿别回来了。”我还是在下面多待了一会,等我上去时,她就说:

  你现在可以收拾书包去闯世界了。你想干嘛就干嘛。

  母亲边说着边把我拽进房间,拿出个小背包来,把我的羊帽子和夹克了进去。

  我问她,我是你的孩子,你叫我去哪儿啊?

  很多人都认为,打点行装是件能生巧的事,就像学唱歌或者祈祷一样,可以无师自通。我们从未练习过,也没有箱子。父亲当年参加罗马尼亚军队上前线打仗时,就没什么行李好收拾。部队什么都会发,这是装备的一部分。除了离家外出或是抵御严寒,我们想不出为了什么别的理由收拾衣物。我们手头没有该带的东西,于是就即兴发挥。用不上的成了必备的,必备的就是唯一正确的,而这只是因为手头恰巧有这些东西。

  母亲把留声机从客厅拿出来,放到厨房桌上。我用螺丝刀将留声机箱子改装成了行李箱。我先是把机体和转盘卸了下来,接下来用软木堵上了原先手摇柄的那个。箱子火狐红的丝绒里衬,原样保留。还有那个三角形的徽章,上面印着小狗坐在留声机喇叭前的图案,图案上方标着“主人的声音”几个字〔即著名音乐商标“HisMaster’sVoice”中文译为“狗听喇叭”〕,我也没拆下来。我放了四本书箱底:亚麻布面的《浮士德》,《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本薄薄的魏因黑伯尔〔JosefWeinheber(1892-1945),奥地利抒情诗人、小说家和散文作家。〕的集子,还有一部收集了八个世纪作品的诗歌集。我没带小说,因为小说读完一遍,就不会读第二遍了。书上放的是收纳包。里面有:一瓶香水,一瓶TARR牌的须后水,一块剃须用的肥皂,一把剃须刀,一把修面刷,一块明矾石,一块洗手肥皂,一把指甲剪。收纳包旁我放了一双羊袜(棕色的,里面已了东西),一双及膝长袜,一件红白格子的法兰绒衬衫,两条棱纹平布的短内。为了不被皱,最上面放的是那条新的真丝围巾,它印着酒红色的暗方格,泽亮哑替。箱子就这样装满了。

  接着收拾包袱:一用的沙发毯(羊的,镶着浅蓝与米白色的方格,体积超大,却并不保暖)。卷到包袱里去的还有:一件薄大衣(雪花呢的,已经穿得很旧了)和一双皮绑腿(老掉牙了,还是“一战”时候的东西,香瓜黄,带有皮质的小绑带)。

  接着来整理干粮袋:斯坎迪亚牌〔罗马尼亚锡比乌(Sibiu)地区的类罐头品牌,享有国际声誉。〕的火腿罐头一听,涂了黄油夹了火腿片的面包四个,圣诞节时剩下的饼干几块,装满水的军用水壶一只,带有可当水杯用的盖子。

  接着我祖母把留声机行李箱、铺盖和干粮袋放到了门附近。那两个警察说好‮夜午‬时分来带我走。行李都已整理好放在门边了。

  接着我开始穿衣:一条长内,一件法兰绒衬衫(淡棕色间绿色格子),一条灯笼(灰色的,说过是埃德温叔叔的),一件袖口带绣花的布马甲,一双羊袜和一双雪地靴。费妮姑姑的绿手套就放在桌上,随手就能拿到。我在系鞋带时,忽然想起多年前某个夏季,我们在文奇山〔特兰西瓦尼亚地区的一座山岭〕度假时的情景。那时母亲穿着一件自己制的水兵服。我们正在草地上散步,她突然倒在深草中装死。我当时八岁,吓得要命,觉得天塌到草里去了!我紧闭双眼,不敢看天会如何将我噬。这时母亲跳了起来,猛摇着我问道:“喜不喜欢我?我还活着呢。”

  鞋带系好了。我坐到桌边,等待‮夜午‬来临。‮夜午‬到了,巡逻队却迟迟未到。等了三个小时,都快让人受不了了,他们才来。母亲帮我穿那件带黑丝绒滚边的大衣。我穿上了,她哭起来。我戴上绿手套。在木地板的门厅内,就在挂煤气表的地方,祖母说:“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我并没有刻意去记这句话,只是不经意地把它带到了劳动营。我并不知道,它会一直伴随着我。但是,这样一句话有自己独立的生命。我所有带去的书加在一块,也没有它对我的作用大。“我知道你会回来的”——这句话后来成了心铲的〔关于“心铲”的概念,见“关于心铲”一章〕同谋、饥饿天使的对头。因为我真的回来了,所以我有权说:“这么句话能让人活下来”  wWW.pPmMxs.Com 
上一章   呼吸秋千   下一章 ( → )
呼吸秋千是作者赫塔·米勒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情节充满魅力,节奏感要强,读书爱好者都非常喜欢阅读呼吸秋千,呼吸秋千属于经典名著,泡沫小说网呼吸秋千免费手机阅读,看免费完整版小说首选泡沫小说网